【彩神 大发】夜语心灯\狂,不在姿态而在精神\南 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关於他彩神 大发的死,有什么都种说法,不过,我老要固执地相信,他是因沉醉入江捞月而亡,只是可彩神 大发以彩神 大发一种生活“浪漫”的结局,才切合诗仙的脾性。

  说到李太白,似乎怎麼形容都要为过,狂彩神 大发、傲、侠、浪……种种的秉性集一身,难怪文学史亲们 刘大杰那我评介,“他是天才、浪子、道人、神仙、豪侠、隐士、酒徒、色鬼、革命家”。他什麼都要,但又难以用有一一五个 身份来标籤。我觉得,在我看来,他只是酒神狄奥尼索斯,整个的性格特质,不可以有一一五个 字:反叛。我不想 ,尼采当年写《悲剧的诞生》,应该不太了解中国的这位狂放诗人,不然足以在其中花上一整章,大书特书,让你的这本旷世之作多有一一五个 有力的例证,都要这名 中国元素。

  一种生活身高“不满七尺,而心雄万夫”的浪子,从一刚开始就没想过要循规蹈矩仰人鼻息,相反选取另第一条功名路。二十五岁那年,他“仗剑去国,辞亲远遊”,刚开始了“徧干诸侯”的浪遊。在湖北安陆,他给当时的荆州地方长官韩朝宗写一封自荐信,那语气慷慨磊落,全无这名 自谦,遑论摇尾乞怜的寒酸。

  当他接到应召入宫的诏书,那种狂喜与自负,也我觉得 无人能及,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”。官封翰林,一展长才,名满京师,那种诗人的脾性又暴露无遗,要高力士为他脱靴,杨贵妃为他磨墨,发展到很久,“天子呼来不上船”。这也太任性了吧,哪是安分守己做官的料?也活该他招人妒恨谗谤,落得个赐金放还的下场。是真诗人都要不羁的天性,他的狂放可都要摆出来的姿态,那是本性的自然张扬。就好像他的创作一样,如脱繮的骏马,自由奔放,全不受格律的束缚。  

  但我也知道,他还有一颗寂寞的心。抛妻弃子长安,飘泊人间,让你看透了世态的炎凉。“一朝谢病遊江海,畴昔相知几人在”,人一失意,亲们 也变了,“正值倾家无酒钱”。好在人间无情月有心,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,他与山月为伴,结成灵魂的知交,跟亲们 对话。一种生活人间的酒神,就活在那我一种生活物我无间的状况,自我解放。